一棵树

来发点时空组的疯(不是饭)

  最近每次RK出现我都觉得整个场面很乙,甜得要命。不过因为几本书之间间隔太久我想不太起来为什么RK对主角这么好,直到看到今天的剧情我才终于想了起来。

  主角对RK毫无保留的信任以及温柔真诚的态度,这换谁谁不会栽了啊?而且肯定在原来时空,主角就已经对RK产生过影响了。

  而且之前虽然我会站时空组,但正经讨论剧情的时候其实还是用“TA”来指代主角,我觉得摩尔终究也不是乙女游戏对吧,那还是要讲究一点。看了今天的剧情以后我觉得讲究个屁,md主角就是甜妹,又可爱又暖心,我现在满脑子都是她的那句“好呀”,肯定是笑眯眯地说的,而且RK还脸红逃跑了,RK你不心动我真的要怀疑你有没有问题了。

  RK他可能以为这辈子都只会和鲁比一起走下去了,途中虽然有瑞琪和么么等摩的关怀,但他仍然习惯独来独往,直到遇到了主角。除夕剧情里他亲口承认主角是他计划中的意外,这个意外一开始指的应该就是主角来到这个世界的原因有一部分是他,出于职责他需要保护主角。后来他有了新的想法,他会把计划透露给主角,会和主角开玩笑,会别扭的关心主角。很多事情按照他的性格他会这么做,但是因为是主角,他换了另一种方式,开始变得不太像他,我很多次都想过这真的会是RK做得出来的事吗?

  最后,其实我还蛮感谢主角的,和乙女什么的没有关系,她像个小太阳一样照耀着RK,毫无保留的信任他,这对RK来说,真的真的很重要。

  

【摩乙乞巧节06:00】Trust

主要还是RKx你,双向暗恋但只有RK意识到了的设定,不过不是单纯写这个。

是七夕贺文,会有点我流主角设定,但并不影响观感。

流水账文笔警告⚠

上一棒:@今天光合作用了吗 

下一棒:@玉玺 

  “xx,作为这座庄园......不对,这个世界的外来者,你获取这座庄园里的居民的信任应该很难吧?”

  “嗯,刚来的时候确实遇到了很多基于不信任而带来的困难呢,你是不知道洛克行政官那会对我有多凶。不过我来到这已经一年多了,已经比之前好多啦。”

  “那你也信任他们吗?”

  “那当然了,大家都是很好的摩。”

  鸢尾花魂笑了笑,没再说什么,转而和你聊起了七夕的话题。过两天就是七夕了,但你对此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计划,最多也是晚上的烟花会和心型月亮值得一看而已,借此你还吐槽了庄园一贯以来特有的节日放烟花传统。

  聊得有点入神,天气太热你在这待着有些头晕,鸢尾花魂看了出来,便说自己力量不够支撑自己出现太久,想要休息一会。不过在你转身离开的时候,鸢尾花魂又问了一个问题。

  “你是因为什么才信任的他们呢?”

  你不明所以的回头,却发现鸢尾花魂已经消失,只好一头雾水的离开前哨站。

  自己好像从来没思考过这个问题,需要思考吗?

  隔天,你打算训练结束之后再去找一次鸢尾花魂。刚要走过去的时候杰西喊住了你,说是有一名同事有事情找你帮忙。

  “同事?找我帮忙?”

  “嗯,她叫科莱娜,昨天硬是要我介绍她给你认识。不用担心xx,她人很好的,不过你要是不乐意的话我就把消息转告给她。”

  “不会不会,她现在在哪?”

  “她就在门口呢,你可以直接去找她。”

  “嗯嗯。”

  原来向导社不仅仅只有杰西一名向导啊,你在心里偷偷吐槽。走到门口的时候果然看见有个摩尔在附近树下转悠,而她也看见了你,便直直朝你冲过来。

  “你是xx对不对!我的名字是科莱娜,很高兴认识你!”

  你有点被她冲过来的气势吓到,顿了一下才点了点头同意了她的说法。

  “虽然初次见面就要让你帮我忙实在不太好,但是这件事只有你能做到,我会请你吃饭的,什么都可以!”

  “你想让我帮你做什么呢?”

  “你知道庄园之前弄的那个自定义烟花形状的活动吗?”

  “嗯嗯。”

  “我去预约做了一个,想着那天可以和我的男朋友安多一起看,但是现在我和他都要回去值班,噢安多是骑士团的一名骑士。现在只能确定那天我会过去烟花会帮忙,至于安多我就不知道了。所以我想让你帮我去问问瑞琪团长安多那晚有没有在那边值班,可以吗?”

  “你怎么自己不去问?”

  “嘿嘿,我和安多认识很久啦,对彼此都很熟悉,而且我俩也不怎么过问对方的工作,突然直接问的话肯定会被他猜出来的,有时候认识太久也不方便呢。”

  “……好吧,我去问问。”

  过了一会你很顺利的从瑞琪团长那里得到了信息,并且告诉了科莱娜。

  “太好了,瑞琪团长果然很信任你呢,我没猜错。”

  “你真的是为了这件事来找我的吗?你明明可以找杰西的不是吗?”

  “……其实我也觉得这样可以,但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想的是要来找你,可能因为我很久之前就想认识你了吧。”

  好奇怪的理由,你在心里默默想着,嘴上并没回科莱娜的话。科莱娜看得出你还持有警惕,便一把揽过你的肩笑着对你说:“走啦请你吃饭去,至少这件事你不需要保持警惕,我知道信任不是那么快就建立起来的。”

  你突然就回想起了鸢尾花魂丢给你的那个问题,还想起来刚刚明明要去找她问清楚,却被科莱娜找去帮忙,还被拉去了摩尔餐厅吃了顿饭,实在有够诡异,和这个问题一样诡异。

  更别说被她拉着一起完成向导的工作,听她碎碎念她和安多的故事了,其中还会穿插着关于庄园这次七夕活动的具体事项的介绍。

  “我和安多各自的父母是大学同学,所以我们两个早就认识了,也算是青梅竹马啦……”

  “科莱娜,我有个听起来可能很奇怪的问题要问你,你是因为什么才信任的安多?”你突然出声打断了科莱娜的话,尽管对这个问题的答案你已经有了些头绪,无非是因为是青梅竹马什么的。

  科莱娜歪头想了想说:“因为,他是安多。”

  “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只是因为他是安多,和青梅竹马啊、我们父母认识啊之类的没有什么关系。不过这件事我也是到了我们真正在一起之后才意识到的,一开始我会和他相处,只是凭着父母认识这件事来的。不过话说,你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

  “我有个朋友问我是因为什么才会信任的别摩,这个问题对我来说很奇怪,就好像是,信任别摩需要有什么特定的条件一样。”

  “我想你的那个朋友应该不是这个意思,她的意思应该是信任建立是需要一定契机和过程的,你看你对于我的到来,虽然保持一定的警惕,但终究还是愿意帮助我。但如果你是在黑森林里遇到的我,还会这么主动帮助吗?”

  “会啊,万一你真的需要帮助呢?虽然说是在黑森林里,到处充满危险。”

  “好吧,你果然和我想象的一样有点单纯,这件事还是需要你自己去理解啦,我说说我对安多的信任吧。前段日子洛克行政官终于同意了向导社的请求,允许一部分向导进入黑森林勘测地形水土什么的,我当然也去啦。不过在勘察一处地方的时候,我的指南针突然失灵了,等我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走到一处看起来像古堡的地方了。”

  遗迹古堡!你突然想起了那块地方。

  “我靠着地上的青苔辨认出了正确的方向,才知道我的指南针坏了,所以我当时即刻按照正确的方向出发,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动不了了,我当时脑海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安多,坚信他一定会找到我的。”

  “为什么?”

  “因为当时有两队骑士在护送着我们,安多就是其中之一。果然我醒来的时候,克劳守护师告诉我是安多救了我的,超酷的好吗,最信任的摩居然真的出现在了自己身边还救了自己。怎么样,听我说完,有没有稍微能理解一点?”

  “其实,没有。”你无情的给出了回答。

  “好吧,每个人理解的都不一样啦,你的朋友大概是想让你好好审视你和你信任的人之间的关系。”

  你们走到了派对广场,科莱娜告诉你她要去找琦琦确认一下一些要搬到活动会场的设备的情况,让你在这个许愿池这里等她。

  “她在遗迹古堡那里其实听到了之前蛊惑过贝琪的声音。”

  你被突然出现在身边的声音狠狠吓了一跳,整个摩都快跳起来了,回头一看是RK站在你身边。

  “等等……RK?你什么时候来的?”

  “路过罢了,正好听到了你们的对话,看得出你对她还有所保留,做得很好。总之要小心一点,不能断定她已经不受那个声音的影响了。”

  你没说话,只是歪头盯着RK,没忍住笑了一声。

  “你笑什么?”RK疑惑。

  “只是在想,你现在夸我都是不带犹豫的了?换以前的你说这话得多困难啊。”

  “幼不幼稚?”RK无语。“总之,保持警惕不是什么坏事,但也不用太过怀疑,毕竟她也去过爱心礼堂了。”说罢便转身要走。

  “这就走啦?你明天去不去烟花会?和我一起呗。”

  “……你知道烟花会的举办是为了什么吗?算了,她也回来了,我不方便留在这。”

  听到RK的话,你一回头就看见科莱娜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站在那里。她看到RK离开,便走上前来用一脸八卦的表情问:“刚刚那个是怪盗吧?你和他关系好像不一般哦。”

  “是伙伴啦,哪有什么关系不一般的。你忙完了吗?接下来我们该去哪?”

  “这种事情在我面前可隐藏不了,他刚刚和你说话的时候那个眼神你没感受到吗?没感受有什么特别的吗?”

  “没有。”

  “好吧。”科莱娜选择放弃。“看来你不只是有些单纯而已,那个眼神我只在安多脸上看到过呢。”

  “倒不如说,你隔那么远是怎么看出来的?”

  “不要怀疑一名向导的视力!走吧,我们去下一个地方,去许愿树那里。”

  今年也不知道谁出的点子,放了一棵假树在这,还提供彩带供情侣使用,说是亲手将写上两摩名字的彩带绑上去绑在一块,就能有助于感情长长久久,不知道是哪来的传说,在你眼里你只觉得这样是在浪费资源。不过你没敢说出来,因为科莱娜已经很兴奋的去挑选彩带的颜色了。

  “明天傍晚这棵树会搬到烟花会现场,到时候我就会在这棵树旁边的,因为很多情侣要来拍照留念,我需要维持秩序。”

  “话说你之前说你预约定制了个烟花,你要怎么保证安多认得出呢?”

  “我特意用了只有我和安多才知道的特殊图案,嘿嘿,青梅竹马还是有好处的。”

  你不还吐槽过认识太久也不行吗?不过这话你还是没敢说。

  “嗯……xx,你能帮我绑一下吗,我的身高不够,但是已经和安多约好位置了,看,就是那根树枝。”科莱娜兴奋的用手比划着。

  “不是要自己亲手绑吗?由我来没事的吗?”

  “没事的!反正已经写上名字了,安多的这条等他明天出发去前哨站的时候自己绑上去就好。”

  你走过去很快就绑上了,科莱娜在你背后羡慕地说长得高就是好,自己当初因为身高问题没能进入骑士团,只好来当一名向导。

  “我当时还是和安多一起参加选拔的呢,结果他很顺利的就进了,我却因为身高而落选了。”

  还在听科莱娜念叨,你余光瞥见城堡上时钟的时间已经快到四点,想起来还得去接自家拉姆放学,便和科莱娜告了别。

  “xx,你明天记得来这棵树下找我,也许我有惊喜给你哦。还有关于你朋友问你的问题,你不必太过纠结,因为信任他人不是一件坏事,只是不能太过直接。”

  看着你转身离开的背影,科莱娜也打算前往下一个地点确认情况,突然出现的艾米吓了她一大跳。艾米指了指手里的相机,表明自己的工作,并且表示她刚刚看到了一切。

  “说什么呢,你看到什么了?”

  “你刚刚对xx说谎了对吧,明明你已经把自己和安多的彩带绑上去了,为什么还要再弄一条xx的?”

  科莱娜凑近艾米的耳朵,和她讲了刚刚发生的一系列事情。

  “你就不担心你猜错了?万一那个怪盗其实没有那方面的意思呢?而且对于xx来说这一切太突然了吧。”艾米有点担心,毕竟科莱娜有时候脱线得她都有些招架不住。

  “相信我!我真的看出来了。而且我还是负责这棵树的,那个怪盗可是聪明摩,无论他做了什么样的选择,我都有方案来应对。”

  说完她往一个很少摩会注意到的角落走过去,她的直觉是对的,RK确实站在那里。

  “……有事吗?”

  “哇这语气相差可大,不过这不是重点,这个给你,你知道怎么做。放心,我会安排好的。”说完她也没等RK做出反应,转身走了。

  然而你接崽心切,完全不知道你走后发生了什么事情。

  七夕的氛围过于浓厚,你一出门就见到了一对情侣正如胶似漆的讲着话,看见女孩子身上的当季新款衣服你才想起来自己还没去买,不过已经来不及了。

  除夕那晚的遭遇还历历在目,本来你想选早一点出门,但这次没有什么人数限制,场地也比之前要大,你决定还是提前一个小时过去就好。然而到了现场你就后悔了,因为真的是举目望去皆是情侣,你甚至开始思考自己一个单身摩究竟是来凑什么热闹。要不是因为科莱娜昨天嘱咐你一定要去找她,你就已经在打退堂鼓了。

  不过一时间你找不到科莱娜在哪,连那棵树都找不到,好在有非常敬业而且早到的职业记者艾米告诉了你科莱娜在海滩上。

  你还没走到那边,科莱娜倒是先看到了你,她一边给旁边的摩说话一边翻找着什么东西,你走近了才发现是一小捆仙女棒。

  “这个是绑彩带的情侣都会拿到的,但是我和安多都没办法玩,所以我想着给你好了,不然你还得浪费钱去买呢。”

  “谢谢你,科莱娜。”

  “啊对了,关于这个仙女棒,它袋子里还有一张给情侣的纸,你到时候直接拿给我吧。不过这仙女棒还有个条件就是,一起点仙女棒的摩尔不可以只能说真话。”

  “这到底谁想的点子,不会是你吧科莱娜?”

  “我敢保证绝对不是我,其实我也觉得蛮奇怪,什么情侣才会在七夕这种有特殊意义的日子撒谎。嘛,你快去玩吧,不过只能在海滩上面玩哦,还是要防范火灾的。”

  等你转身离开之后,一旁的摩尔才问:“这一份明明本就是她的,你为什么要说这是你和安多的份?”

  “秘密,才不和你说。”

  “……我刚刚就应该让你点一支仙女棒再让你回答的。”

  你把仙女棒放好,就看到艾米正拿着相机对着你,你一边笑着说侵犯肖像权了,一边走过去向她展示从科莱娜那里拿到的仙女棒。

  “其实安多和科莱娜每年都是这样,精心准备为对方准备惊喜过七夕,但自从两人开始为庄园效力以后,几乎每年都得去值班。”

  “那为什么还要准备呢?”

  “我刚刚说了‘几乎’嘛,所以也还是有一起过节的时候的。要说是默契呢?还是互相信任呢?就连准备七夕惊喜都是一样的思路。”

  “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

  “哼哼,我无所不知。诶,你看科莱娜那里,她男朋友安多来了。”

  你往科莱娜那边看去,确实看到了一名骑士往那边走过去了,不过这铠甲包得严严实实的,也看不清正面,艾米是怎么知道那是安多的?

  艾米看出了你的疑惑,笑着说科莱娜的眼睛一下子就亮起来了,所以那位骑士肯定是安多。

  “不过科莱娜一直都不肯承认她用这种目光看着安多,有一回我在他俩面前提了一次,就被科莱娜来了一拳。”

  “然后呢,安多前两天来悄悄和我打听科莱娜七夕这天会在哪里维持秩序,我就告诉了他,他特别兴奋,因为他正好要在这边值班。这样的话,也算是一起过七夕了。”

  这也太不容易了,你心里想着。艾米却突然转过头盯着你,你有些不自在就问她怎么了。

  “我只是突然想起来,昨天我看见你和RK说话了,你和科莱娜都是这种眼神,你见到他很开心吗?”

  “哪有,我都快被他吓坏了,突然就出现在我旁边讲话,老恐怖了。”

  “是吗?那好吧,看来来日方长啊。”

  什么来日方长,奇奇怪怪的。早上鸢尾花魂也是这么说,你把科莱娜和安多的事情也一并告诉了她。当你询问她为什么要问那个问题的时候,鸢尾花魂也是说了句来日方长,并且她让你至少参加完今晚的烟花会再说。

  实际上你因为科莱娜的话好好思考了一番,你信任瑞琪团长,就正因为他是团长;你信任洛克行政官,也正因为他是行政官。刚刚你问了艾米为什么会相信你,艾米说因为你总是能很快发现不对的地方,她认为你很聪明;就连才刚认识的科莱娜,也是因为从杰西那里听说了你的事迹,才主动来找你,并且相信你能够帮忙。你还想到了卡斯,虽然一开始产生过信赖危机,但后来你发现卡斯是无辜的以后就开始信任他了。甚至还想到了RK,自从时之女神和你说了你们是同伴以后,你也开始信任他了。

  似乎所有的信任都产生于一定的事件上面,这并非不行,这非常正常。但信任并不一成不变,要么消失,要么更进一步。

  “在想什么?”

  “啊…RK!你居然真的来了诶。”

  “路过看看热闹罢了。”

  “你路过的地方可真多。”

  “……”

  你从那袋仙女棒里拿出了一部分,不由分说便塞进了RK手里,然后自己也点了一根。

  话说自己,真的只是因为女神说的那些话才慢慢相信的RK吗?

  似乎并不是,自己曾经对卡斯说过,之所以那么护着RK,可能是因为自己在原来世界和他的羁绊。会信任他,是因为他是RK。

  仙女棒燃尽把你从思绪里拉了回来,你刚想再点燃一根,就发现RK拿着那部分仙女棒愣在那里,你才意识到自己刚刚想的,其实全部都说出来了。

  摩尔,在慌乱的情况下所做的选择有很大几率会往奇怪的方向去,比如你下意识的说出了科莱娜刚刚所说的点仙女棒的条件,结果你更加慌乱了,因为这反而是弄巧成拙。然后你选择点燃RK手中那一捆仙女棒,试图从他那里扳回一城,结果RK愣是一句话都没说,只在仙女棒都熄灭后说了一句无聊。你非常不甘心,把自己手里的仙女棒全部塞给了RK,RK却一根一根点燃并且突然细点起了你以前犯的小错误。

  现在你们谁都没有仙女棒了,相顾无言,坚信起了沉默是金的道理。但实际上所谓仙女棒的条件不过是节日噱头,没有必要当真,RK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但好像只有你被绕了进去。

你非常不甘心,拿出装仙女棒的袋子想看看还有没有剩的,有的话你就能再点一次然后怼回去了。但只从里面找到了一张纸,上面还写着一句话:“语难道尽两情长,风雨路共闯。”

  你意识到这应该是属于科莱娜和安多的纸条,却在下面发现了你和RK的名字。

  

  

  科莱娜:“坏了,这摩怎么没把自己名字写上去的。”

  其实那张纸背后还有一句话,那就是:

  “与君相伴到天荒。”

关于今天剧情的整理与猜测

本来想放在南瓜蒙布朗视频的评论区的,结果发一次被吞一次,放这吧。

以下是整理。

这座庄园的能量是由一棵在黑森林深处的世界树所供给的,这棵树是连接两个世界的双生树。

在很久远之前,摩尔们曾被禁止学习魔法,直到魔王尤利出现,为一己私欲祸害众生。

在黑魔法侵蚀下,世界树产生了异变,而这些异变也导致应该永远平行永不相见的两个世界发生了变化。

此事过后,两个平行世界的发展轨迹顺着不同的方向推延。

另一个世界的摩尔开始学习白魔法抵抗黑魔法力量的侵蚀。

但世界树受到黑魔法的作用而不断腐化,另一个时空的世界树不断从这边时空汲取能量

而这边时空为了应对黑魔法,摩尔们集齐所有勇士的力量,凝聚成七大圣器,将所有黑暗力量镇压在黑森林里。

并将所有元素能量连同黑森林一起封印了起来。

不让摩尔们学习魔法,提倡发展自身劳动力和自然科学研究。

两边的国王能通过残留的魔法装置进行交流,为应对黑魔法的威胁和日渐被汲取而减少的能源,达成了一个合作。

这边时空的摩尔王八世派出了顶尖的研究员前往另一个时空,但受时空规则的影响,处于平行世界的摩尔并不能相见,这也导致了另一个时空摩尔的消失,这让研究员们更加知道自己应该成功。

他们与另一个时空的几名魔法师组成了皇家实验室,学习白魔法并研究如何用白魔法和科学知识完成任务目标。

首席研究员罗伯特金提出希望通过科学实验的方式去研究魔法元素,利用转换器将魔法转换为可用能源。

正当研究即将有成果时,其中一名研究员被黑魔法所蛊惑,侵蚀了内心,最终导致实验失败。

研究员们在八世的要求下即将返回,但另一个时空黑魔法挑起的战争不断侵蚀着世界树,同时也侵蚀着沉迷黑魔法的摩尔的心灵。

在另一个时空的八世因战过世以后,这边时空的八世打开世界树通道想接回研究员们,不料被污染的世界树对八世发起了攻击,企图将黑魔法渗透到这边时空。

而后,十五年前的大战开始,八世离世,临死前发动大规模遗忘魔法,将魔法从庄园的记忆抹除。


如果放任被侵蚀的世界树不断汲取能量,最终两个时空都面临着崩塌,所以要收集七圣器阻止黑魔法对世界树的侵蚀。


大概有几点。(存在受吃书过于厉害的影响下产生的强行解释)

1.世界树被黑魔法侵蚀是很久以前就发生的事情,两边世界的摩尔都是阻止、镇压,而并非完全消除侵蚀。

2.罗伯特金属于这边时空,出差去了另外个时空,RK的身世不言而喻。

3.世界树与女神,掌控着时空之力。女神说的是两个世界是因为一个不同的选择才走上了不同的道路,现在看来应该是两边对于镇压黑魔法的选择不同。(一边是学习白魔法,另一边则是直接全部关在黑森林。)

4.后面两边世界都有不同的黑魔法乱象发生,加速了黑魔法对世界树的侵蚀,在八世时更甚,两边决定合作阻止。另外一个时空的八世先因战过世,而后这边时空的八世也离世。

5.RK时之守护者的身份,也许来自母亲,参考研究员与魔法师合作这点。之前我就想过了,时之家族并不等于罗伯特家族。

6.不能单纯把另外一个时空认为是页游时空,现在摩尔世界观就是之前所有ip的大杂烩,并且编剧互相背刺疯狂吃书,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7.主角,也许也是受这场失败的实验所影响的摩尔。

8.时空通道里的乱流就像是一张网,从一个地点出发,能去的方向有很多很多。斗篷瑞在信中说到,几年前他因意外来到这边时先到达的是迷雾沼泽,一直到了黑森林封印解开他才来到了黑森林,而主角和RK穿越过来时则是到了庄园。但除此之外似乎并没有方法进入迷雾沼泽,也不知道老塞哥说的方法是什么。


嘛,我感觉我过不久就要被背刺了,习惯了就好。

突然觉得主角好像只在RK面前才会嬉皮笑脸的,对其他人都是一种客气礼貌还带着疏离感的态度

《第 四 本 书》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到今天就是154天,接近半年,你知道这半年我是怎么度过的吗😭😭😭😭😭😭

【06:00】烟花秀上的二三事 

上一棒:【05:00】@热爱可抵岁月漫长 

下一棒:【07:00】@超薄藕片 

主要是RK乙女向,虽然只占最后一小部分,文笔太差看着确实是流水账。

略微涉及到了点主线*有私设⚠️

文笔太烂了呜呜呜呜呜

祝大家新年快乐


怀着紧张的心情你小心翼翼地打开了邮箱并且查看最新的信件。

上面只写了个2,这却宣告着你并没有拿到守岁烟花秀的门票。你仰天长叹,自己虽然是时选,在这件事上却没有任何好运加成。

一周前,城堡方面正式官宣了守岁烟花秀,有兴趣的居民可以前往城堡中庭报名并拿到门票。但由于报名的摩尔实在太多,而活动地点——阳光渔场——并不能容纳太多摩尔。于是在活动官宣的两天后,城堡方面紧急宣告改变入场方式,改为分居民区不同比例给票数的方式来分配门票,居民们通过抽奖的方式来参与。你住在摩尔拉雅山脚下,该段居民区住的人较少自然拿到的门票就少,但不管怎么说几率还是蛮大。 

虽然如此,你的运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差,和年兽玩翻红包的时候没有得到过超过22点的诸如此类的事情已经发生过很多遍了,这次你也没能运气爆表而如愿以偿拿到门票。

听完你说完事情全过程的艾米表示非常遗憾,虽然你明显能看到她在憋笑,快过年了你不好动手,只能默默放下握紧的拳头。

“艾米——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很抱歉噢xx,这次我也帮不了你啦,洛克行政官对人员的管控特别严格,说是为了安全一定要控制好人员数量呢。”

“诶————”

“我到时候要负责拍照片呢,你放心,我拍完洗出来第一个给你看!”

实在没办法,年还是要过的。你骑车前往摩尔餐厅,打算向尼克下订单,然而到这里你也吃瘪了。

“抱歉xx,尼克主厨已经先行前往烟花秀现场了,他要准备烟花秀的美食。以及我们餐厅的订单已经爆满了,你现在下单的话很有可能今天是吃不到的。”

“好吧,谢谢你。”

你刚要离开餐厅,米卡从后面追了上来。

“xx,你是不是没拿到烟花秀的门票?”

“嗯嗯。”

“我这张给你吧,本来我今天就放假了,但是餐厅实在太忙我就过来帮忙打下手了。我正愁这张票不知道给谁好,正好你来了就给你吧。”

“真的吗?米卡你真好!我会给你写五星好评的~”

“能帮到你就好。”

总而言之能拿到门票太好了,你想把这个消息马上带给艾米。结果赶到报社的时候,艾米却已经因为报社的工作安排动身前往烟花展了。

“走了烦人精,回家准备去烟花展的东西了。”

名为烦人精的拉姆“bibbo”了两声,熟练的飞到摩托车后座。你边开车边思考着要不要给它换个名字,当初把它领养回家的时候它一天到晚叽叽喳喳的还一直往你身上蹭烦得你当场舍弃了原来的名字开始喊它“烦人精”。现在新年即将到来辞旧迎新你想着要不要给它换个名字,毕竟自从它头上的叶子进化成螺旋桨以后你经常怀疑会不会哪天就被它削了,毕竟它好像一直不满意这个名字。

  “好来来来都回去了啊,本农场主今晚要去烟花展了!”你把放出来外面的鸡鸭鹅牛羊兔嘟噜噜一股脑全赶了回去,简单收拾了一下后想起了什么,把放在柜子里落灰的相机拿了出来。

  这个相机还是上次去花婶那里出售东西的时候买的,花婶为了让你买下它夸得天花乱坠,本来你十分坚定说什么也不买结果小黑猫跑了过来蹭了蹭你的裤腿,你就很没出息的买下了。好在经过行家艾米的鉴定之后你知道这个相机确实挺好用,你才放下心来。

  “Bibbo?”

  “我要拿去烟花展上拍照啦,做成个纪念相册。”

  “Bibbo!”

刚骑车到阳光牧场你就后悔了,明明才九点,离守岁烟花开始还有三个小时,你早早过来就是怕人多得排队,结果你完全低估了居民们的热情,排队检票的摩尔们直接从阳光渔场门口排到了牧场的入口,中间还绕了一圈,甚至连停车的地方都快找不到了,你只能认命的老实排队。好不容易进场之后,你发现大家都已经准备好瓜子板凳汽水了,更有甚者连帐篷都支了起来。

没经验啊没经验,你看着自己只装了相机和水的包包哭笑不得。拿起相机摸索了老半天,拍下了第一张照片。人山人海的,杰西的黄色蘑菇帽十分醒目,他正在和向导社的其他人一起引导摩尔们入场。

你还在寻找艾米的踪影的时候,艾米直接从你背后窜了出来。

“哇!艾米,你吓我一跳。”

“你在想什么呢xx?诶不对啊,我记得你没拿到票来着,你怎么进来的?”

“我本来去餐厅下订单,然后米卡告诉我他要在餐厅帮忙,来不了,就把票给我了。”

“这样呀,那我们可以一起看烟花了诶!我一定要成为第一个收到你说的新年快乐的摩尔。到时候零点的时候你来这里,我会在这里拍摄烟花,你一定要过来哦。”

说罢,艾米递给你一份地图就走了。

地图也拍个照好了,第二张照片。

接下来这么长一段时间该怎么度过呢?你左看看右看看,倒是看到了在码头上的大伯。

“大伯——我来找你啦——”你拿起相机冲向了大伯。

“嚯嚯嚯,年轻人这么有活力啊,你手上拿的是相机吗?”

“嗯嗯。大伯,你怎么一个人呀,瑞琪团长和凯文老师呢?”

“这两个孩子太忙了。瑞琪要负责坚守前哨站,凯文的话,今晚滑雪场有很多人去滑雪,他也没办法过来。”

“那大伯可以去海滩上呀,热热闹闹的挺好的。”

“嚯嚯嚯,年纪大了,这么热闹的场面还是留给你们年轻人吧。等会你汉青伯伯要来和我下棋,你快去找你的朋友们吧。”

“那大伯,我给你拍张照吧。”

“好啊。”

第三张照片。

瑞琪团长和凯文老师居然都没来,到时候把相册给他们看一下吧。

其实不仅仅是他们俩,彩虹和丝尔特为了照顾店里生意也没有来,埃里克斯的身影也没看见。虽然大家对守岁烟花秀十分热情,但是更多人因为过年反倒更忙了。你看到艾尔警官正带着警员们努力维持秩序,汤米还在仔细检查着现场的设施,茜茜则借此机会进行着新年占卜。

好吧,还有花婶,她正在借此机会出售瓜子薯片汽水小板凳,像你这种几乎啥都没准备的就非常适合成为她的顾客。

第四张照片。

你打算回海滩上了,虽然说早早来,但排队就花了快一个小时。你非常庆幸洛克行政官做出了控制人数的决定,不然估计你现在还没进场。

“幸好,幸好。”

“幸好什么?”

你一抬头就看见了洛克行政官,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你只能战战兢兢的解释为何“幸好”。说完你发现他脸上多了点笑容,但还是用严肃的语气说了些是为了居民安全的话。

你意识到手里还拿着相机,便鼓起勇气问了一句话。

“洛克行政官,我今晚打算拍些照片做成纪念相册,请问我可以给您拍个照吗?”

洛克愣了一下,表情也变得柔和起来。

“等会公主殿下会发言,我会在她身边,到时候你可以拍。”

“好耶!行政官,我有事先走了!”

说完你就一溜烟的跑了,跑到沙滩上才想起自己是在离码头的不远处遇到行政官的,根据他去时的方向,好像是大伯那边?

你还在回忆的时候,听到人群中有喊你的声音。你顺着声音的来源看了过去,发现是茜茜在招呼你。

“xx——让我为你占卜一下新年运势吧,看在我们是朋友的份上我就不收你钱了。”

“好啊。”

紫色的光在茜茜身上萦绕,水晶球也开始运作。你看着茜茜投入的样子,一股异样的气息突然围绕在自己身边。

“我预感到不远的将来,不同的命运将交织在一起,那个摩尔究竟会把庄园引向怎样的道路,我也不知道……”

紫色的光熄灭,异样的气息也随之消失。茜茜看你在发呆,还以为你没听,打算再把占卜结果念一遍,你却猛地抓住了她的手。

“茜茜,你能用一下魔法吗?我有点事情想确定一下。”

“诶?好。”看你很严肃认真的样子,茜茜也没多说什么,在没人注意到的地方小小使用了个生火魔法。

果然,和刚刚一模一样的气息。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茜茜,我好像能感受到你身上的魔法。”

“那说明你的魔力正在逐渐恢复哦。”

“!!!”

“你不会以为我不知道你会魔法吧。你放心,如果你不想说,我不会问太多的,我再给你念一遍占卜结果吧。”

“谢谢你,茜茜,不过这个占卜结果怎么那么奇怪的?”

“我也很想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不过看来新的一年你会遇到很大的事情喔,有可能是机遇之类的。”

“茜茜,我给你拍张照片吧,我要做成纪念相册的。”

“好啊。”

……

虽然说,拍了很多张照片,海滩上也热热闹闹的,但是你总感觉欠了些什么,甚至觉得这个年过得有些许平淡。

算了,不管太多,接下来该去艾米那里,你跟着地图上的路线就要走到报社的工作点的时候,刚才在茜茜身边所感受到的气息却再次出现。你本以为是茜茜在为别人占卜,突然发现很明显这股气息与刚刚的并不完全相同。

你暗道不好,这里摩尔多,若是DH的黑魔法师混进来就不好了。顺着气息的去时的方向寻去,很快到了海滩边的小角落,这里离主舞台远,而且地势比较低,只用来堆放布置现场的材料了因此鲜少会有摩尔过来。

结果你看到的却是RK,他站在那里,光线不好看不清脸。他抱着手倚在树上,似笑非笑的看着你。

“唔,RK,你怎么会在这里?”

“路过罢了,顺便来做个测试。”

“测试?”你百思不得其解。

“我想你应该发现了,你能够感受到茜茜身上的魔法波动,这代表着你的魔力正在逐渐恢复,不过也不排除有卡斯的力量注入的可能性了。”

“那RK,我算通过你的测试了吗?”

“勉勉强强吧。”

还有三分钟就要放守岁烟花了,这个时候你应该去到艾米身边,在看完烟花以后互道新年快乐才对。

但是…

对不起了艾米!我会请你吃胡萝卜盖饭的!

你重新举起了相机,还没等你开口说话,RK倒是先开口了:“我不会拍照的。”

“你怎么知道我要问什么!”

“真笨。你今晚一直拿着那个相机拍来拍去,谁不知道?”

“…一张也不行?”

“一张都不行。”

“好吧。”

“容我提醒你一下,还有两分钟守岁烟花就要开始了,你确定不去找一下你的那位小记者朋友吗?”

你看看他,又看了看人潮涌动的另一边。

“你真的不和我们一起吗?会很热闹的喔。”

“我要是出现,那位洛克行政官就要直接喊人来抓我了。这么和谐美好的气氛,我还是不破坏的好。”

“那你可以用一下你的伪装…算了,我就在这看吧。”

“我的伪装怎么了?”

“我只是在想,让你伪装成他摩模样和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并没有什么区别,所以最好就是我也留在这里和你一起看烟花。”

“……”

随着十秒倒数结束,绚丽的烟花在天空中爆开,你立马举起了相机拍照。之前也不是没看过烟花,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的烟花格外绚丽,可能是因为它代表着新一年的来临吧。所有不快的事情都随着烟花的爆开而消散,而好的事情犹如烟花的美丽刻在了脑海中一样长存着,让我们每个摩尔都带着美好走向新的一年。

你回过头,却发现RK已经转身打算离开。烟花声太大,你怕自己的声音没法被RK听到,便两手放在嘴边做喇叭状喊出了那句话。

“RK——新年快乐————”

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呢。


后来艾米问你,是不是把第一句新年快乐留给她了,你点头微笑说是。然而小记者的直觉可不是盖的,她立刻意识到你在说谎,追着问究竟把第一句话留给了谁。

你才不会告诉她呢,某个幼稚鬼甚至在你没注意的时候,往你衣服自带的帽子里放了糖果。



小剧场

“话说我一直觉得这次过年很平淡诶。”

“为什么?”

“因为我总记得某位怪盗在某年过年的时候启动黑客程序盗走了居民的大量摩尔豆。”

“……”

但我记得今天来我这的是茜茜啊😧

我会等你回来

激情短打,没什么逻辑。

是卡斯x你




第三天。

你行走在自家农田里,给好几天没得到照料的作物们洒水施肥,有些状况不太好,你在考虑要不要去找梅森问问看。这一周来身体状况不大好,没有心思来照看它们,没想到有些叶子已经发黄了。

这一周发生了好多事情.......

正要去回想的时候,脚下突然窜出一只兔子,那是昨天尤尤给你抱过来的,说是要让你转移注意力。它讨好般地蹭蹭你的脚,你正想把它抱起来的时候,它却又跑到别的地方去了。身后的牛发出哞哞的声音,你回头看它的时候,它又朝着你哞了一声。

还是去找梅森吧。

整理完这些作物的情况,又磨磨蹭蹭到了四点多才出门。你家住在雪山脚下,离开心农场有些远,只好骑车过去。小电驴电不多,勉强支撑一个来回。等你慢悠悠骑到农场的时候,看到小丑正在清点出货单,身边围了好几个人。你找了个空地放下小电驴,回头就看到小丑在朝你走过来,还笑着和你挥手。

“xx——你怎么来了?身体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谢谢你。我这次来是因为之前身体状况不好,没空照料家里的作物,有些叶子发黄了还长了奇怪的斑点,我来找梅森问问,顺便看看有没有新的种子。”

“这样,梅森他正在东边农田,我领你过去吧。”

“嗯嗯。”

此时正是下午五点钟,太阳还高高挂着,好在现在是秋天,也不会太热。等你们走到东边农田的时候,几个摩尔突然向你们跑过来,叽叽喳喳的,要找小丑商量什么事情。

小丑看看你,又看看他们,面露难色。你主动推了一下小丑说:“没事的小丑,你已经送我到这里了,我自己去找梅森就好,你去忙你的吧。”

小丑便跟着他们走了,还扭头和你说:“xx,你等会来找我哦,我有东西要给你。”

“嗯嗯。”

梅森就站在农田中央,好像在仔细地观察着什么,你不准备打搅他,自己走到一处阴凉地,也学着梅森的样子观察作物。这里新种了一片橘子树,已经结了果,一颗颗饱满的果子挂在上面,让摩垂涎欲滴。

“嘿,xx,你来啦?”

梅森突然出声,把你吓了一跳。他发现你被他吓到后赶紧道了歉,还递给你一个橘子,说这是刚摘下的,保准甜。

剥皮放了一瓣进嘴里,确实很甜,你心想。不过你也不是来吃橘子的,你把家里作物的情况告知了梅森,他便将情况给你分析了个遍,还把你领到小屋,递给你一本植物书,告诉你好好看这本书对种地很有用处。

“梅森,植物有灵魂吗?我们感受得到吗?”你忍不住问了这个问题。

梅森只是看着你,说:“我觉得有,但我们普通摩尔是感受不到的,或许只有主动去亲近、了解植物,就能感受到了。”

亲近了解吗?你不是没做到。

临走之前,你还问了梅森小丑在哪里。

“小丑他现在基本是到处跑,因为审批还没下来我这也没有专门个工位给他,毕竟他还要参与先遣小队嘛。不过这个点的话,他应该会在仓库那里,出门左转就到了。”

“谢谢。”

没想到出门就看见小丑站在不远处,他看见你便向你走来,从口袋里掏出了一袋东西给你。

“这是什么?”

“橘子的种子,之前梅森给我的,不过我没有时间种,给你吧。”

“谢谢。”

“xx......”

“嗯?”

“卡斯他......你真的没事吗?”

“我没事的,小丑。”

他听得出你话里的意思,没有多说什么,表明自己还有事以后就离开了。你打算骑小电驴离开的时候,发现车把挂着一袋橘子,里面还有一张纸条。

上面写着:“xx,帮我尝尝这袋橘子甜不甜,记得告诉我感想。”

毫无疑问是梅森给的,你哭笑不得,尝的话一般不都给一两颗吗,这一下子就给了十几颗,但你还是骑上车走了。

回家的路上你会经过浆果丛林,天色还没大暗,小电驴也还有电,你便骑去了浆果丛林。夕阳还没下山,你便寻了个地点坐下来打算看落日。因为是晚秋,太阳落得蛮早,不多时浆果丛林就变暗了。正打算离开的时候,你注意到薰衣草丛那边有奇怪的身影,心觉不妙,把小电驴一放就朝着那边摸过去。快到的时候那个身影不见了,你暗自着急,头顶却传来了声音。

“你在干什么?”

你抬头一看,RK正抱着手看着你,蝴蝶眼镜挡住了他的大半张脸,你看不清他的表情,却也能感受到他在笑,似乎是觉得你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很蠢。

“我注意到这边有奇怪的动静就过来了,原来是你,RK。”

“还没恢复好就又要守护庄园了?”

“克劳守护师说我各项指标都恢复正常了,所以现在我能蹦能跳的,才不是没恢复好。”

“那就好。”

“你来浆果丛林干什么?”

“来看笨蛋。”

“......”

你懒得和他多废话,打算骑小电驴离开,刚坐上车发现RK在你身旁。

“你干嘛跟着我,我现在又没危险。”

“出浆果丛林就这一条路,我只是和你顺路而已。”

这次确实是你想太多了,你无言以对。余光瞥到那袋橘子,掏了一颗出来问RK要不要,没想到他来了一句:“我不吃水果。”

RK旁边的拉姆立马不满地“bibbo”了两声,RK无奈地接过了你手中的橘子,放进了口袋里。你难以置信地问他:“你一点水果都不吃?”

“不吃。”

“......”

“xx,回去把橘子种了吧。”

“你怎么知道我有橘子的种子??”

“这不重要,要好好活着,不管是植物还是摩尔。”

说完他就直接打开传送阵离开了,留下你在原地一脸懵,刚刚谁说的离开浆果丛林只有这一条路?

要好好活着吗......?

你当然知道这种事,只是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从茜茜和瑞琪团长的口中知晓了一切之后,你一直没反应过来。庄园里的人大概是知道你遇到了什么事的,但都不挑明,都用自己的方式关心着你。

你并不是那种受到打击就一蹶不振的摩尔,你坚信他会回来,你也坚信自己会等他回来。只是,只是需要时间,需要一个契机。

回到家累得不行,小电驴骑一半没电了,你硬是把它推回来的。打开房间的灯,暖黄色的灯光铺满周围,你的拉姆一蹦一跳地过来迎接你。你摸摸它准备给它拿点吃的,并没有注意到窗外一道身影掠过。

把橘子种了吧,我会等你回来。